主页 > H荟生活 >拿掉头衔,你还剩下什幺!?蔡其昌如何保有平凡的初心

拿掉头衔,你还剩下什幺!?蔡其昌如何保有平凡的初心

作者: 时间:2020-07-11 696° H荟生活

拿掉头衔,你还剩下什幺!?蔡其昌如何保有平凡的初心

二○一六年二月一日下午,立法院副院长选举结果出炉,我获得过半数的同意票,当选为第九届副院长。媒体查阅历任资料后,称我为立法院史上最年轻副龙头,象徵了世代交替的新国会时代来临。

我走进立法院正副院长就职宣誓的厅间,大法官陈敏站在一侧,担任监誓人,苏嘉全(立法院院长)跟我举起右手,齐声唸出左手那张薄薄的宣誓词:

「余誓以至诚,恪遵国家法令,尽忠职守,报效国家,不妄费公帑,不滥用人员,不营私舞弊,不受授贿赂。如违誓言,愿受最严厉之处罚,谨誓。」

短短的六十多个字,每一字我都唸得慎重,深怕咬字不够清晰,有负民主的重量。儘管内心奔腾不已,我竭力自制,幸好眼睛小,看不到流露出的微润……,这是立法院史上第一次的政党轮替,我很清楚,这是台湾民主太重要的时刻了!

民主选举的真实意义不是在于哪党胜利的欢呼,哪党败北的悲怅,而是不再由谁独大,让国会是开放的、专业的、进步的。苏嘉全跟我都有个共识,要做真正民主的立法院长与副院长,尽可能超越党派,谨守议事中立;立法院的党团及议案协商、委员会内容与过程都要符合民主、公开与透明,并且使资讯数位化,与人民共享。

共享经济的年代,政治界也要改变思维。隔天上午,我出现在立法院中正大楼大厅,要到副院长办公室「场勘」,媒体注意到后背包。记者问我:「怎幺还自己揹着后背包?当了副院长是什幺感觉?」

我笑着回:「能自己做就自己来,但一样的背包感觉好像多了两颗石头,肩上的责任变重了!」

记不得是何时开始,后背包成了锺意之物与个人标誌。长年穿梭台北与台中,一星期会有几个夜晚留宿台北,西装加后背包就是「上班LOOK」。

泛泛之辈竟成立法院副院长

如果你去问我高中、国中或小学的同学,他们一定不相信,昔日那个学业成绩平庸,话不多,胖到原本就小的眼睛在脸上被推高像两道瞇线的蔡其昌,怎幺可能成为中华民国立法院副院长?

对比现今政坛,医师出身如赖清德、陈其迈、柯文哲,或是出自顶尖名校,如马英九、蔡英文、林佳龙、郑文灿,我从来就不属于社会菁英的一份子,大学还是重考才有私立学校可以念。

政治之路也是白手起家,长相、学历又普通,所以明白自己的平凡,一路走来,「原装」是何样,就如实真切展现于人前。

过往的职涯发展就像近年流行的斜槓人生一词,做过文学研究者、大学讲师、政治人物助理、地方政府官员、国会办公室主任、名嘴、立法委员到现在的立法院副院长,尤其年轻时体会过人情冷暖,更不觉得好像换了头衔,就要换个姿态。

我是从国会助理做起,习惯很多事都自己做,必要之物如手机充电器、换洗衣物、常用药物、问政资料、选民服务案件都放在包里。

我也不喜欢繁文缛节,共事过的助理们都知道,只要没有客人在或正式场合,就无尊卑之分,有如朋友一样相处,他们称我为「老大」,只有在外人面前才会叫「老闆」。

不少熟悉我们办公室文化的亲朋好友,包含新进员工,一开始都会吓到,同事对我怎幺不像一般的立委助理那样毕恭毕敬?反而比较像是科技新创公司的开放氛围?

因为我心里知道所有的职位、头衔都不是恆久不变,只有「蔡其昌」会跟着一辈子,所以选择做自己,我就是我,不複製别人的样貌。

以前的政治人物习惯被包装,甚至偶包(偶像包袱)很重,现在的选民愈来愈偏好真实—他们喜欢看起来比较真、比较实在的人,显示时代改变了。不过,这之于我似乎没太大的差别,投身选举后,由始至终都是「裸妆示人」。

【书籍资讯】
《后背包的初心》

拿掉头衔,你还剩下什幺!?蔡其昌如何保有平凡的初心

出版日期:2019.07.25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申博官网赌场|免费发布生活|生活综合门户网|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与金沙城中心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ri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