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创意小妙招 >拿掉孝顺的枷锁照顾父母,也是自我疗癒的过程

拿掉孝顺的枷锁照顾父母,也是自我疗癒的过程

作者: 时间:2020-07-11 149° 创意小妙招
心理师给照顾者的暖心文:拿掉孝顺的枷锁,不想和解时,不用勉强自己
过早的放下、和解,如果只是抱持着压抑「想父母被爱却失落」的情绪,是没有任何效果的。我说的疗癒,只意味着,我知道母亲对我带来的影响,我知道母亲有很多不完全,也知道母亲的不完全来自于她自己的困难,我们之间就是错过了。
照顾者与被照顾者身份的转换,是不知不觉间发生的。
我永远都记得,自己十几岁时,正值壮年的父亲对我说的话:「我一直觉得,昨天我才和你差不多大而已,今天,就已经这个岁数了。」那时候的我,觉得30、40岁还好遥远,爸妈距离「被照顾」也好遥远。
我逐渐往父母亲的年岁迈进,父母亲的年岁也只能是累增而不会倒退。
每一天,的确都像在倒数,倒数着可以相处的日子还有多少。
每一天,我们都把这个事实放到最不重要的事情的类别,然后继续生活。
唯有在父母身体起了变化,亦或一段时间回乡后,你又发现他们头髮更白、皱纹更多时,才会惊觉「我们和父母都老了」的事实。
我有一对不服老的父母。一个觉得自己是年轻小伙子,每逢年节就爬上爬下地整理打扫;一个觉得自己是小女孩,宁愿不吃也想维持身材。
也许他们心里,真的不认为自己年岁已大,该为自己多保重。也没想过,有一天会反过来需要被孩子照顾吧。
去年,他们之中一个被诊断出喉咙有肿块,一个被中医师诊断说运动不足、营养不良。
这段时间,我尤其意识到自己在身份上的转变。
从父母身上,学习如何当个照顾者
看着父亲坐在轮椅上,等着被推入手术房的沮丧神情;看着母亲在诊间内不断说自己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的情景我脑袋里搜寻着,在这种情境下应当如何安慰、如何劝说?

我刚成为照顾新手,内建资料库尚未完全,只能搜索孩提时候自己生病不舒服时,爸妈怎幺照顾我的方法,为自己当下该如何反应,依稀找到一些线索。
爸爸是一个柔软、温柔的人,每每我与弟弟生病不舒服,他总是不由分说地请假在家陪我们,又是餵药又是试图缓和我们内心因为生病引起的沮丧恼怒。长大之后,我才知道向公司请假,是需要扣薪扣假的。但爸爸,却总是不计较那些,把孩子放在第一位。
妈妈呢?想到妈妈,真是一片空白。和妈妈有关的时刻,总是和不舒服、责骂连着一起。有人会说,母亲的责骂是出于关心的责骂。
但对孩提时候的我,却总是无法理解,我的母亲为什幺不能和其他人的母亲一样,在我们需要安慰的时候,提供一点温暖拥抱?母亲似乎更关心她自己的世界,和她那些没有打完的客户电话?而不愿意花点时间安抚我们?
成为照顾者之后,我才明了,即便从小不见得同时拥有父爱、母爱、但子女想反馈、照顾父母,是出于天性。
但我们是否真的要付出行动?以及如何付出行动?我们都能够「选择」。
拿掉孝顺的枷锁照顾父母,也是自我疗癒的过程
我的父亲选择在我们需要时,提供照顾和关怀,而非自己的工作表现或金钱。而我们的母亲,在我们需要的时候,她选择转身埋入未完成的工作中。
而我,在成为照顾者后,可以「选择」自己要成为一个像父亲这样有温度的照顾者,亦或是向母亲这样漠然的照顾者。
如果我不曾疗癒自己,我可能成为一个像父亲一样的照顾者,却心怀愤怒苦毒地照顾曾苛待我们的母亲;或是,只对父亲百般体贴,却不愿为母亲多做一点,待母亲过世后才觉得非常懊悔自责这些,都是我很常听到的故事,而我,一点也不想成为那样。

照顾父母,也是自我疗癒的过程
寻求疗癒,我能够免于受到过去的控制,做出真正属于我的选择。
疗癒不是代表你必须要放下、和解。
过早的放下、和解,如果只是抱持着压抑「想父母被爱却失落」的情绪,是没有任何效果的。我说的疗癒,只意味着,我知道母亲对我带来的影响,我知道母亲有很多不完全,也知道母亲的不完全来自于她自己的困难,我们之间就是错过了。
我知道父亲带给我的影响,知道小时候看起来十全十美的父亲,也有他自己的限制,而他尽力弥补了那一块。
今年还没过一半,我发现父母在我生活中的比重,与往年相较,大大的增加了,请假三天到医院陪同父亲、与父亲一起去看电影,送妈妈的母亲节礼物,是和她一起到美髮沙龙做造型.
我不是刻意要换来谁的笑脸,也不是想获得他们任何一句肯定,而是我真的「愿意为他们选择这幺做」。这幺做,让我觉得很踏实,很满足。
拿掉孝顺的枷锁照顾父母,也是自我疗癒的过程
岁月,让父母已经不能用「不服老」三个字去面对自己身心上的老化。我被时间推着,被照顾者的身份将会逐渐褪去,照顾者身份在未来的日子里将更加鲜明。
未来,也许需要我付出更多的时刻来临,我知道自己会因为和他们有过的相处的美好时光,而愿意多做一些。我不会用「孝顺」来定义这些行动,这些行动只是让我们更加靠近一点。
每逢年节,网路上都会有一些和孝顺有关的文章再度露出,甚至我自己也曾写过「不要让孝顺成为枷锁」这类议题。我想强调的,并不和过往的文章冲突。
孝顺,是不是枷锁,端赖于照顾者的心态。如果我们不是为了要追求「孝顺」的美名,认为自己是「子女」就「应该」这样那样对待父母;如果我们不是在没有疗癒的状况下,要求自己罔顾内在的负面情绪,压抑着过往的冲突或不满,勉强自己去执行这些行动的话,孝顺,就不是枷锁。
疗癒后重新看待孝顺,你会发现,那只是几个让你不断与父母靠近的片刻。
作者简介:艾彼,本名王昱匀。目前为夏凯纳生活诊所心理师。曾任上海家之源家庭治疗师、康桥双语学校心理师、知名企业E.A.P. 专任心理师、女人迷专栏、爱长照专栏、Ettoday专栏、关键评论专栏等。艾彼心理师的会心时刻
爱长照编辑团队,最实用的养生保健、心情支持、疾病知识和社会资源彙整,我们是与照顾者站在一起的专业团队,别忘了-「银髮照顾,就找爱长照」!由此去>>爱长照粉丝专页、爱长照平台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申博官网赌场|免费发布生活|生活综合门户网|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best365体育app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8399app大满贯